正规配资平台

股票配资  >  正文

小说:瓦洛兰之我是英雄

与瑞雯的符文之刃不同,蓝头发手中的瑞白长剑没有丝毫魔法波动,竟然是纯粹的铁石所制。如今的战场之上,已经很少见到不附加魔法能量的刀剑了,毕竟连铠甲都附有符印(防御)符文,普通的刀剑根本就砍不动。

  蓝头发副将拿出这么一把长剑,来对阵瑞文的符文之刃,似乎是对于自己高超的剑术,有着极为高傲的自信。

  事实上,在看过瑞雯刚才对于御风剑术的施展情况后,蓝头发丝毫没有轻视瑞雯的意思,只不过他的剑术向来如此。

  “你拿出这样的剑,可经不起我的一砍!”瑞雯看着蓝头发拿出一把铁石制成的白剑,有些恼怒。

  “放心,你砍不到我的,不论是我的人,还是我的剑。”蓝头发很是自信地说道,紧接着他的身影便模糊起来。

  蓝头发向来认为,剑只需要能够刺破人的皮肤即可,不需要能够穿山裂石,更不需要劈碎钢铁铠甲。剑,乃是以灵动、变化为重。而剑术就是利用灵动、变化之剑,攻破人身体的最脆弱之处。

  蓝头发的剑术最怕的就是一个毫无缺点的人,而瑞雯,在他看来却是满身都是机会。因为,瑞雯的铠甲只覆盖了她身体的一部分。

  “速度吗?还是步法?”瑞雯看着蓝头发模糊的身影,喃喃道。

  “灵虚步,瓦洛兰大陆十大步法中非常诡异的一种。”西·卡度看着自己的副将蓝头发施展出自己的绝学,对赵信说道。

  ”步法确实不错。但是,他却未必能占得多大的便宜。“赵信看着破绽百出的身影,说道。在赵信的实力面前,无论是蓝头发的速度,还是他的步法,都是很多破绽的。赵信只要找准时机,一个突击,长枪刺去,就能重伤蓝头发。

  ”这怎么说?他的步法虽然不入总管法眼,但是对付一个副将战力的,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吧!“西·卡度对于自己副将还是有自信的。

  ”你觉得一个熟练掌握御风之术的人的步法会差么?更何况,她还有那把符文之刃,那是一把可以感受风之力的大剑。“赵信看着瑞雯亮出的符文之刃,也是吃了一惊,竟然还有如此兵器。

  果然,紧接着瑞雯便在蓝头发不断地突刺中,施展开御风剑术,不断地躲开蓝头发角度刁钻的袭击,脖子、胸口、手臂、大腿还有小腹等。瑞雯虽然不能像赵信一样,看出蓝头发步法中的破绽,但却终是能依据蓝头发突刺时的风之力的流动和变化,故而每每躲开蓝头发致命的一击。

  但是,瑞雯终究看不破蓝头发的步法,空有一身力气,竟然是使不出来。而在没有确定蓝头发的位置之前,瑞雯又不敢随意攻击,不然她肯定会露出破绽来。只要她攻击的位置不对,那么蓝头发便会刺来真正致命的一击。

  所以,一时间,两人在速度高速提升的状态下,腾挪辗转,突刺和躲避,竟是一副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局面。

  “难道你就只会躲吗?小矮子!”蓝头发也是气得紧,每每要刺到她时,都被她灵巧躲避,言语之中,自然不客气。

  “你可以说我矮,但是你不能用矮来侮辱我!”瑞雯皱起眉头,显然对于蓝头发三番两次呼喊自己小矮子,颇为生气。

  蓝头发和瑞雯战斗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,四周的德玛西亚战士退出一旁,继续坚守着沙丘卡的城墙。而此时,丁沐阳却已经快攀登到攻城车的顶部了。

  丁沐阳虽然没有御风剑术,但穿行躲避间,也是丝毫不差。而且在经过那一夜的异变后,他的洞察力和敏锐的反应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,此刻拿着一把军用长剑,一边不断格挡着射下来的箭矢,一边苦苦地攀爬者。

  这是他的第一次厮杀,他不能畏惧,更不能逃避。身边不断有曾经的战友倒下,落在城墙下的死人堆里,而他却不能因此而停下脚步,即便是他握住长剑的手已经有些颤抖。

  丁沐阳在硝烟之中一步一步地攀爬着,心中坚持着决不能倒下的信念,奋勇地向着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挑战。他突然想起前世看过一篇小说里的一段话: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,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,可就是打不败他。

  秉持着这么一种信念,丁沐阳终于爬到了攻城车的顶端。

  然而,就在这时,丁沐阳却看到了敌方的一个将军(西·卡度),正弯起一把长弓,搭上可以穿破盔甲的魔法水晶箭,目标瞄准了正在激战中的瑞雯。

  当西·卡度看到越来越多的诺克萨斯战兵即将冲上来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搭起弓箭,准备乘着瑞雯不注意,一箭将其射死。而此时的瑞雯却毫不知情,她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吸引在捕捉蓝头发的痕迹和突刺上,丝毫没有注意到来自背后的冷箭。

  咻!

  就在整个战场沸沸扬扬,充斥着喊杀和冲锋的声音时,一支无声的魔法水晶箭矢,就这样不起眼地直奔瑞雯而去。

  如果只是一般的魔法箭矢,也许可以穿透盔甲,但不会一击致命,而魔法水晶箭不同,它里面充满了狂暴的魔法能量。只要一穿透进人的肉体,魔法水晶箭里面的魔法能量就会迅速扩散开来。根据魔法水晶箭的属性不同,其最终的效果可能是彻底冰冻,也可能在一瞬间炸裂开来。

  简而言之,中了魔法水晶箭的普通肉体,乃是真正的十死无生。

  “不!师父!”

  丁沐阳看着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看着一直辛辛苦苦教自己对战的瑞雯师父即将面临死境,他的心里突然剧烈的疼痛起来。那是一种不愿舍弃的疼痛,那是一种生离死别的疼痛。

  然而,就在此时,丁沐阳的内心里,却是有一股强烈的执念爆发出来。

  不!师父,你还不能死!

  丁沐阳墨黑的眼睛里,突然布满血丝,右手中军用长剑突然掉落,五指呈爪状,手臂上升起一丝纯白色的光芒。丁沐阳突然手指紧握,那阵白光消失,而远处正急速飞行的魔法水晶箭,却在即将接触瑞雯后背的时候,突然化为晶石粉末,纷纷扬扬地洒了下来,洒在了瑞雯的后背上。


更多精彩:

频道精选